当前位置:萝卜皮两性男朋友与有夫之妇纠缠
男朋友与有夫之妇纠缠
2022-11-21

悦然有一张年轻而纯真的脸,两个浅浅的笑靥,这给她平凡的五官增添了几分娇俏。

悦然是郧西人,在武汉打工已有五年,从一名小餐馆的招待员到拥有一间自己的小小面包房,最后却又将面包房拱手让人。25岁的悦然经历了怎样的情感之路,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
爱上了大厨

高中毕业后,我没有考上大学,后来又复读了一年,还是没有考上,只好认命回到家里。在父亲安排下,我在一家当地小厂做了一年,工钱很少不说,人还很累,于是我来到了武汉。刚到武汉时,听老乡介绍,最好不要做服务行业,学不到什么技术不说,做完了两三个月的试用期,老板还会再换一批人。可我实在是找不到别的工作了,最终只得到一家小餐馆端盘子。

我做得很认真,到三个月的试用期满时,我成了留下来的两个人中的一个。一同招进来的昕亦留下来是因为她有一张漂亮的脸,而我留下来是因为我能干最累最脏的活。我从来没觉得这样有什么苦,也许是因为有金泉的存在吧!金泉是餐馆老板花高价请来的大厨。他是一个沉默的人,一天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十句。金泉长得很瘦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每天生活在油烟里的人。在我来这儿的第三天,因为传错了菜,老板当即准备要我走人,是金泉出来说话留下了我。这件事后,虽然我没有和金泉搭腔,但是出于感激,我开始注意这个外表谦和从不多话的人。

那年春节,老板决定关门歇业半个月。在老板宣布决定时,我心里突然很难过,就这样回家了吗?我在闹哄哄的人声里竖起耳朵,尽力地想捕捉一个人的声音,当听到他对老板说开年还会回来做时,我笑了。我忽然明白:我对金泉,有一种特别的感情。在半年多的时间里,我竟一点点地爱上了他!这种感觉,很奇妙也很美好。那短短的假期里,我几乎每天都在思念着金泉,思念让我的春节变得完全没有快乐,我只希望能早一点见到他。

他心中有别人

元宵节一过,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武汉。我站在餐馆门口,望了整整一天,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可我的惊喜却只在脸上停留了一秒,就消失不见了――金泉和昕亦相依相偎地走过来了。他们幸福的笑脸明明白白地昭示了一种真相,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他们正在谈恋爱。

那段日子我很苦恼,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。我暗暗打定主意,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离开这块伤心地。但是,令我奇怪的是,昕亦和金泉之间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行动,相反地,两人还疏远了很多。有一次,我亲眼看到三十多岁的老板对昕亦动手动脚,而昕亦竟笑得那么开心!当时,金泉就在一边,我担心地看着他,以为他会生气地冲上前去,但是,金泉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抿紧嘴唇离开了。

过了两个月,昕亦就和老板传出了婚讯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金泉虽不是白马王子,但和老板比起来,除了没钱外,可以说老板哪一点都比不上他!在婚宴上,我没有看到金泉,于是我坐了十来分钟,找了个借口悄悄地离开了。我想去找金泉,但是,我最后还是没有去。我想,我的出现,一定不是用沉默隐藏自己的金泉愿意的。

一个月后,金泉离开了那家餐馆,我没有送他。对一个人最好的怀念方式应该是将他放在心底。过了五个月,我也从那家餐馆出来,到了一家面包房打工。虽然工钱只有原来的一半,但我却觉得很自在,因为我可以真正地学到一门技术了。江汉路开街的第一天,我和两个朋友一起逛街。走在路上,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忍不住脱口而出:金泉!

他转过身,对我笑笑:哦,是你!我一阵眩晕。原来他还记得我!后来我知道他在江边的一家很小的餐馆里当厨师,很不顺心也很累,每天做到很晚,但每月工钱却只有一千多元。但是我从他的眉目里看见的,并不是身体的累,而是对生活的倦怠和郁闷。也许,在金泉的心里,还有着那个已为他人妇的影子?

(责任编辑:zxwq)